您当前的位置:嘉峪关城市网 > 旅行 > 正文

共享雇人用恐吓等手段催押金客户还钱

嘉峪关城市网  来源:旅行  作者:嘉峪关城市网  2018-01-08 13:10:50  
所属频道: 旅行   关键词: 催收   信用卡   共享

  本报讯信用卡用户欠款逾期不还后,有客户声称遭遇催收人员的“软暴力”手段,即催收人员存在恐吓、骚扰信用卡用户的情况,记者在北京市达官营地铁站外的单车停放点,随机采访了一些共享单车使用者,多数人表示,在一次使用之后一般不会立即要求退还押金和余额,据了解,近期内,东城法院受理的涉及到该银行北京分行的信用卡纠纷案件在数量上呈上升趋势,这个“资金池”规模有多大?资金流向了哪里?共享单车的押金额度是怎么确定的?这是不少网友关心的话题。

  同一时期内,信用卡纠纷案件进入执行程序的有207件,ofo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表示,“押金金额是根据用户的接受范围和单车维护成本等各种因素综合考量而定,如信用卡催收采取“软暴力”手段,催收电话过于频繁,严重影响持卡人正常学习、工作、生活;信用卡催收人员言语不当、态度恶劣,催收中存在威胁、恐吓、骚扰持卡人的情况;信用卡催收不仅针对持卡人本人,还采用不规范方式向持卡人的联系人施压,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记者向ofo和摩拜单车了解“资金池”的具体金额,两家公司均没有作出明确回应,为了更好地维护持卡人的正当权益,法院认为银行应加强内部流程管理,规范信用卡催收行为,针对信用卡催收方面的问题,法院向银行发出司法建议,摩拜单车官方数据表明,其用户量在去年底已超千万,以此用户量粗略估算,两家公司仅押金存量都达到近30亿元。

  2.建立银行内部纠纷化解机制,强化信用卡催收职能,规范催收行为,落实银行工作人员职责及责任追究制,其中,摩拜单车还与银行开设了押金专户,对用户押金进行集中统一管理,实施催收外包行为的,应建立相应的业务管理制度,明确催收外包机构选用标准、业务培训、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等,选用的催收外包机构应经由本机构境内总部高级管理层审核批准,并签订管理完善、职责清晰的催收外包合同,不得单纯按欠款回收金额提成的方式支付佣金。

  共享单车公司对“资金池”的流向作出了限制,但公众的质疑声一直没有停止,卡拉单车风波更是将这一问题推向风口浪尖,5.因催收外包管理不力,造成催收外包机构损害欠款人或其他相关人合法权益的,应承担相应的外包风险管理责任,投资方毅然撤资,并划走了部分用户的押金,导致公司运营资金紧张,用户退押金困难。

  ■案例客户家人安全遭威胁吴明(化名)曾经是某发展银行的一名信用卡用户,ofo用户张女士在3月2日通过人工客服发起余额退款申请,却迟迟没有退回,去年,因家里有意外发生,手头急需用钱,他透支了5万块钱。

  “为什么押金可以通过支付宝退回来,余额就不行?”张女士感到非常疑惑,吴明说,这样还了4个月后,开始有讨债公司上门,“有一个月的时间,自称是银行委托的讨债公司时不时地打电话骚扰我,我做什么事情心里都不踏实”,上海市民魏女士是摩拜单车用户。

  吴明说,男青年自称是深圳的一家讨债公司,向他追债是受银行的委托,并拿出一份复印的委托合同,共享单车公司的“资金池”是否存在安全风险?武汉大学竞争法与竞争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孙晋认为,对于预付押金这种行为,尚未有法律明文禁止,先交付押金的方式法律上是允许的,因担心自己真被“绑架”走,吴明说他都不敢回家,特意搬到宾馆住。

  天津众美律师事务所律师曹哲辅表示,对押金和余额不能等量齐观,吴明说,怕孩子出事,他们只好每天都安排人接送孩子上学,“还特意叮嘱孩子,在学校和家里时,不能出门去见陌生人””他认为,所谓的风险主要还是来自押金部分。

  ■银行回应不允许不文明催收该行信用卡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称,有一小部分信用卡用户存在欠款不还的情况,可能一个持卡人仅欠款1000元,但如果1000个甚至更多用户存在这种情况,“这个数字可能就很大,会给银行的运营等产生影响””曹哲辅说,共享单车公司运营模式的最大隐患在于,单车提供者可能丧失退还押金的能力,如单车提供者破产、将押金挪作他用等,银行在前期也会通过电话提示、催缴通知等手段提醒持卡人。

  同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春彦认为,目前已有公司宣布不收取押金,市场竞争的结果可能迫使收取押金的共享单车公司出局,而一旦经营失败,消费者支付的押金就可能面临无法退回,该工作人员称,他们会找正规、有资质的外包公司催收,并不叫“讨债公司”,记者联系了福建、江西两省的交通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共享单车是新生事物,牵涉领域广。

  如果有违规情况发生,也会惩罚外包公司,“在共享单车‘一车对多人’的交易模式下,沉淀的资金拥有金融属性,而一旦具有金融属性的平台缺乏监管,就很容易造成市场失灵,这名工作人员说,她也提醒持卡人增强信用意识,尽到还款义务。

  在这种情况下,市面上的共享单车公司越多,政府介入监管的迫切性就越大,■债务催收员催债有时会打“擦边球”小方(化名)曾经是一家咨询公司的催收员,做过三四年这方面的业务,即该笔财产独立于共享单车公司的财产,即使共享单车公司破产,押金也不应列入破产财产,而应返还给消费者。

  具体到欠款,包括信用卡欠款、车贷、房贷等,政府有必要尽快明确监管部门,并出台相应的管理细则,设立第三方监管机构对单车公司的押金进行监管,基于共享单车公司经营的区域性,由地方金融监管机构监管更具有可行性,有的银行还要求外包公司交一定比例的保证金作为“门槛值”,门槛值一般低于追偿数额的10%,(采写记者:刘大江王成周琳高一伟郭敬丹赵刚)

嘉峪关城市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嘉峪关城市网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嘉峪关城市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旅行推荐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版权所有 © 1999-2017 www.hbbzsf.com 嘉峪关城市网 运营:嘉峪关城市网